大熱遊戲 Elden Ring 故事背景 Part 2

貳、熔爐時代與黃金樹的建立

1.神人與律法

確切地說,艾爾登法環和黃金律法並不是一回事。艾爾登法環是由數個圓環、一條中軸加上兩道彎弧組成的金色結構物,實際上,是艾爾登之獸的寄生形態。法環蘊含著無上意志(即造物主)的極致力量,但法環作為一個沒有意識的物品,不得不選擇某個有天禀資質的凡人(所謂神人)作為容器,通過這個凡人的意志,間接地展現自身。

在瑪麗卡女王留下的箴言中,使用了“展現”一詞

所謂的資質,就是能在一場又一場殘酷的戰爭中勝出的力量。如果這個凡人在交界地的戰爭中擊敗了異端和其他候選者,就說明此人的意誌及律法是展現艾爾登法環展現得最好的,因此就有資格容納艾爾登法環。而容納了法環之後,凡人就不再是凡人,而成為被賦予飽滿神性的神祇。

法環的模樣

“指頭”們是無上意志派來交界地遴選神人的使者,玩家在「圓桌廳堂」裡見到的顫巍巍的“雙指大人”就是其中一位。但“雙指”並不是唯一的指頭,在一開始除了“雙指”外,還有“三指”,二者結合到一起剛好就是人的手掌五指——文明與智慧的象徵。根據史料可以確定的是,“雙指”和“三指”分別選出了不同的神人。

“雙指”選中的候選人是血統來自交界地外的“稀人”一族的女性瑪莉卡,她就是後來黃金樹王朝的「永恆女王(Queen Marika the Eternal)」。瑪莉卡的律法是「黃金律法形成黃金律法的根基與核心的教條有二,其一為「因果性原理」,其二為「回歸性原理」。

「永恆女王」瑪莉卡
因果性原理
回歸性原理

在黃金律法的治下,萬生萬物將根據因果性原理環環相扣,生長休息;而死去後,朝不變的根基回歸。 ——也就是「歸樹」。 總的來說,黃金律法確實是一套能給交界地豐足與富饒的統治法則。

而“三指“選中的神人名為「宵色眼眸女王(Dusk Eyed Queen)」,玩家在遊戲中會多次遭遇的Boss「神皮使徒」和「神皮貴族」就是她的(前)部下。

禱告「黑焰儀式」的描述確認了宵色眼女王的身份

比起內容是帶來穩定的運行與安寧的回歸的黃金律法,宵色眼女王的律法要令人膽寒得多。

宵色眼女王的律法是「命定之死」,它的效果是「為對象帶來死亡,使之永久退場」。很多遊戲玩家誤解「命定之死」(也就是死亡盧恩)是黃金律法的一部分,正相反,它可以說是和黃金律法的理念背道而馳的不可被容納之物。因為黃金律法強調生生不息,命定之死則給出徹底的死亡。

宵色眼女王所用的劍。可以看出宵色眼女王會親自上場搏殺,是一個類似女武神的角色

宵色眼眸女王作為神人,掌握命定之死的律法,統領手下一票神皮使徒和神皮貴族,無疑是當時不容忽視的一股勢力。那麼宵色眼女王在她尚存留於世的年月,又做了些什麼呢?其實遊戲中很多地方都明示了。她主要做的事情就一個——弒神。

神人是指頭選中的候選人,要想真正成為神祇,就要掃清所有阻礙她成神的障礙。對於宵色眼女王來說,狩獵交界地上的土著神,就是她展現艾爾登法環的方式。

貴族氣場這個禱告,所有神皮貴族都會用,而這個技能既代表著神祇之怒,同時又是狩獵神祇的榮耀,說明宵色眼女王並不是吹牛,她是實打實地狩獵了一個甚至多個土著神,弒神之後還把神祇的怒火變成技能分給了手下的信徒們。
從裝備「指紋石盾」的描述中可以看出兩點:一是選中宵色眼女王的“指頭”就是“三指”;二是宵色眼女王所獵殺神祇的數量已經多到了要專門開闢墓地的程度。

有理由推測,在艾爾登流星降臨不久的時代,宵色眼女王率領她的信徒在交界地上抹去了無數神祇的存在。由於「命定之死」的作用是徹底的死去,所以這些神祇再也沒有在世間重現,甚至連名諱也被徹底抹去。

當然,瑪莉卡女王作為艾爾登法環的候選者,同樣參與了對土著神祇的作戰。但是由於黃金律法的先天缺陷(神祇不死),沒有真正弒神的能力。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前面介紹的,在歷史上存有姓名的神祇都是被黃金樹或壓制、或擊敗、或封印,但從未死去。

我們將在後面看到,這些不能被黃金樹消滅的力量(灰滅火焰、猩紅腐敗,包括命定之死)在後世怎樣危及黃金樹的根基。

2.女王內戰與死亡盧恩的封印

“指頭”選出神人作為神祇的候選者,也會為神人提供助力。除了言語引導之外,還會賜予神人一頭「影子野獸」。宵色眼女王的影子野獸是誰已經不得而知,而瑪莉卡女王的影子野獸名為「瑪利喀斯」——它在日後會獲得另外一個名字「古蘭格」,意為“半神之死”。

瑪利喀斯是女王的結拜弟弟,也是女王最親密的 「影子」,兩人命運緊密相連
四肢纖長又狂野不羈的黑劍,全老頭環最帥boss

“雙指”選中了 「永恆女王」瑪莉卡,“三指”選中了「宵色眼眸女王」,而交界地還沒有確定一個真神。因此,兩位女王之間展開了一場大戰。這場戰爭和凡人的戰爭不同,這是一場神人,或者說,半神之間的戰爭。

宵色眼女王坐擁神皮大軍,狩獵神祇無數,而瑪莉卡女王這邊的怎麼看都是一副「武德不足」的樣子。然而結果我們已經知道了,答案是瑪莉卡女王勝出,宵色眼女王戰敗,身體和人格都被消滅,而死亡盧恩被搶走並封印。宵色眼女王為什麼會失敗,敗給了誰呢?遊戲文本已經明示了:敗給了「黑劍」。

要知道,瑪利喀斯在對上宵色眼女王時手中是沒有命定之死的,也就是說常態的黑劍面對神皮使徒、面對宵色眼女王,面對弒神之力,僅憑一腔勇武擊敗了對面所有人,親手扶持姐姐打敗宿敵,登上了神祇之位

瑪利喀斯在擊敗宵色眼女王之後便將 「命定之死」封印在了自身的劍裡,因為其為黃金律法所不容。 「黑劍」令所有的半神感到畏懼,不僅是因為他的驍勇善戰,也因為封印「命定之死」的黑劍可以徹底殺死任何一個半神——不用說半神了,命定之死的力量連神祇也可以弒殺。

(這也是玩家在打最終boss神祇拉達岡之前,要先擊敗瑪利喀斯獲得死亡盧恩的原因——因為褪色者必須先獲得死亡盧恩,才有「弒神」的能力)

這場女王對上女王的戰爭在遊戲文本中沒有正面敘述,但可以肯定的是,宵色眼女王一方慘敗,瑪喀利斯也因擊敗了神人而獲得了「半神之死」的名號。戰後,選中宵色眼女王的“三指”不僅失去了祂選中的神人,還被褫奪了解指老嫗,囚禁在原來埋葬被獵殺的古神祇的墓地裡。

對於“指頭”來說,說話就是祂們的天性,也是被無上意志賦予的使命。然而“三指”卻被囚禁在地底,沒有解指,連話都說不出來,甚至連死去都不能。 “三指”的指頭在黑暗中變得灼熱,在墓地的石板上烙下指紋——那便是祂留下扭曲話語的痕跡。

無處疏導的力量被強制壓抑,使得被囚禁在地底的“三指”變得癲狂,成為日後「癲火」的源頭,為黃金樹埋下了另一個隱患。

陷入癲狂的“三指”

3.永恒之城的沦亡

永恒之城是建城于艾尔登流星降临之前的三座大型城邦,第一座城邦名叫「诺克史黛拉(Nokstella)」,意为“黑夜群星”,位于如今「湖中的利耶尼亚」地区的地底深处;第二座城邦名叫「诺克隆恩(Nokron)」,意为“黑夜之纱”,位于如今的盖利德地区的地底;还有一座永恒之城位于罗德尔王城地底,名称现在已经失落,就暂且称作「无名永恒之城」吧。

三座永恒之城的具体位置

關於永恆之城是何族裔所建、所治的問題,遊戲沒有正面給出回答,僅僅是將永恆之城的居民音譯為「諾克斯之民」。然而,細心的玩家可以從一些細節中找到答案。

玩家可以在後期的「儀典鎮」地圖裡的一具刺客屍體上獲得一副鎧甲,根據物品描述,我們知道刺客「黑刀」們都屬於「稀人」一族。

而玩家操縱的褪色者在前期的史東威爾城探險時,會在城堡的禮拜堂裡遇到一個名叫「羅傑爾」的魔法劍士,和主角一樣是褪色者。在與他有關的支線中,羅傑爾會告訴玩家,「黑刀」們是永恆之城的後裔。

作為永恆之城後裔的 「黑刀」們都是稀人一族,那麼答案就很明顯了:「永恆之城」的居民就是稀人,與尚為凡人的瑪莉卡女王是同一族類。甚至可以說,女王就來自於永恆之城也不無可能,因為這裡我們可以發現一個驚人的巧合:瑪莉卡女王的名號正是「永恆」。

然而,同為稀人一族,瑪莉卡女王成為了無上意志的代理人,而諾克斯之民卻走上了對抗無上意志的道路。諾克斯之民信仰的並非交界地上的土著神,而是來自深邃宇宙的群星與闇月,如果要說的話,他們的信仰對象和無上意志一樣,是真正意義上的「外神」。

永恆之城失落的星月信仰

在艾爾登流星降臨之後,永恆之城的居民密謀反抗,斟酌考慮。或許是從他們的信仰中獲取了不屬於凡人、甚至也不屬於神的超越性力量,他們秘密打造了一把武器:獵殺指頭刀

名稱雖然只是獵殺指頭的刀,但是根據描述,「be able to harm the Greater Will」——可以傷害到無上意志

這甚至已經不是簡單的弒神級武器了,這把匕首是最被詛咒,不應現世的叛逆之刃,因為它不僅能殺害無上意志派來的使者“指頭”,居然還能夠傷及無上意志這種形而上的存在。

於是就像此前送來艾爾登之獸一樣,無上意志向交界地降下了第二顆流星,只不過這顆流星給永恆之城的居民帶來的不是給予力量的法環,而是飽含惡意,帶來毀滅的異形——「虛無所生」艾絲緹。

這頭造物的英文名叫「Naturalborn of the void」,意為「誕生自虛無的」。中文版翻譯成「黑暗棄子」是純純的誤譯

艾絲緹獸降臨後摧毀並陸沉了三座「永恆之城」,把諾克斯之民從能夠望見夜空,從而與自己的星月神祇溝通的地表打入了黑暗的地底。或許是艾絲緹獸帶來的毀滅之力太過驚人,或許是與夜空隔絕令永恆之城失去了往日的力量,可以肯定的是,三座古老的城邦就此淪亡,那柄能夠反抗無上意志的兵器,也同艾絲緹獸一道被世人遺忘在了地底。

要指出的是,諾克斯之民並沒有全部滅絕。相反,他們遭到神怒被埋於地底之後,還以魔法在黑暗中造出了虛假的夜空,在漫長的歲月裡祈求,等待有朝一日,他們信仰的群星時代的來臨

此事件發生在黃金樹出現之前,因為在黃金樹之民的史書或石碑記載中皆找不到與永恆之城交戰的記錄。

4.生命熔爐與葛孚雷的長征

如前文所述,瑪莉卡的影子野獸「瑪利喀斯」排除了命定之死,為女王的黃金律法奠定了穩定的運行環境。但是,除開在神聖的領域獲勝之外,瑪莉卡女王還必須在塵世裡也同樣取得勝利。在當時,交界地各個地區尚存在著大大小小的古王國,要現實地統一全境,僅憑一個弟弟與他的忠誠的劍無法做到。

因此瑪莉卡女王選中了一位來自蠻荒地的戰士領袖何萊·露,將他加冕為初代艾爾登之王,並成為他的伴侶。作為交換,蠻族戰士何萊·露改名為葛孚雷(Godfrey),意為「神之和平」,發誓要率部下結束交界地的割據局面,使全境人民在黃金律法的治下長享和平。

黃金樹王朝的開創者 葛孚雷

葛孚雷王的東征西討被史家統稱為「長征之戰」,被存留交界地各處的劍碑銘記至今。這場戰爭從東北方的皚皚雪山,打到大陸南端多雨的啜泣半島,是黃金樹王朝的開創戰爭。黃金樹的兵鋒最盛之時,甚至抵達了遙遠的蓋利德邊境。

葛孚雷的王斧

不過,現在讓我們回過頭去考察黃金律法的情況。黃金樹是瑪莉卡女王所造,其本質上是具象化了的黃金律法,在全盛時期,黃金樹是大到足以俯瞰整個交界地的金色巨樹。但是,在黃金樹草創的時期,其形態並卻並不如全盛時期一般壯麗,原因很簡單:黃金樹不是一開始就是參天巨樹,而且需要吸收力量方能成長。

正如初始之王葛孚雷在外攻城略地,將不同的地域和族類的居民一併收入王國治下那樣,初始形態的黃金樹形式是以高熱熔融並吸收不同形態生命的「生命熔爐」。據說,遠古時期黃金樹的顏色並不是純粹的金黃,其性質更貼近於生命,因此顏色更接近於代表生命的金紅色。

仿照初始黃金樹的模樣製造的樹矛
將交界地原有的不同物種的生命熔融、吸收,化作黃金樹的力量。黃金樹就以這種方式成長壯大,最後根基遍布整個交界地,成為所有生命的統攝者和死後的歸處。

葛孚雷王並非僅靠蠻族舊部進行這場浩大的戰爭。作為熔爐的黃金樹為了助力初代王,將融合的生命力量賜予葛孚雷王手下那些黃金樹信仰純潔堅定的騎士們。他們迅速成為了黃金樹軍隊精銳中的精銳。這些侍奉初代王、身披金紅重甲的戰士就是著名的「熔爐騎士」。

本作指定彈反老師——熔爐騎士
熔爐騎士的兩位首席騎士分別名叫「奧陶琵斯」和「志留亞」

「長征之戰」的起點是旨在壓制灰滅火焰的“巨人戰爭”。火焰巨人與風暴龍王聯手對抗黃金樹軍隊。葛孚雷王一方則得到了反水的山妖與雪山的薩米爾騎士的援助。在戰場上,葛孚雷王與「龍王」普拉頓桑克斯一對一交手。據說,奮戰到最後,葛孚雷眼中的光芒褪去,而古龍之王的四個頭也被砍下了兩個,被王艱難地擊敗。

葛孚雷的王冠

隨著龍王被擊敗的,還有追隨主君、一同參與戰鬥的眾多人類騎士。戰敗方的老將砍下自己的腳,為戰敗的騎士請求饒命,於是葛孚雷王赦免了他們,並令尼奧成為這群騎士的領導人,從此率領他們鎮守王國邊疆,再也不得返回家鄉。

這群敗戰騎士皆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猛將,日後,他們就以「失鄉騎士」的名號為世人所知。

部分失鄉騎士去了南疆的史東威爾城,大部分騎士跟隨尼奧,仍舊駐紮寒冷北疆的索爾城

失鄉系騎士使用的風暴系戰技、龍式噴火和雷電,想必就是從以前侍奉的古龍處學到的。

相信不少玩家都被他們教做人過
失鄉騎士:哼,想逃?

這場戰役的結果是黃金樹軍隊贏得了勝利。古龍族一蹶不振,火焰巨人被趕盡殺絕,致命的灰滅火焰被壓制,黃金樹的輝煌期從此開始。

此為黃金樹立本之戰,因此立碑留念至今

葛孚雷王原是蠻荒地的戰士,戰士的生活只需要揮劍,不需要考慮其他。然而作為君王治理國家,卻不能僅靠一腔匹夫之勇。為了成為合格的艾爾登之王,同時也為了抑制心中沸騰的戰意,葛孚雷王選擇了智慧野獸一族中的老賢者「獸王」瑟洛修為宰相,將它背負在肩上,傾聽野獸的智慧。後來,大樹與野獸的四分紋章成為了葛孚雷王與他的家族「黃金」一族的象徵。

需要留意的是,不要將野獸宰相與“指頭”或無上意志派給「神人」的影子野獸混為一談。瑟洛修不是工具人,而是交界地土生土長的野獸族的王者。它自願放棄了野性,選擇了文明的道路,輔佐國王。否則,一隻野獸怎麼可能壓抑而非助長國王的戰意呢?

禱告“獸石”中提到,在黃金樹時代以前,野獸們就已經獲得了智慧

話說回來,葛孚雷王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對外征戰上,被稱為「戰場之王」。不過,他仍與瑪莉卡女王養育了三個孩子:長子葛德文,有「黃金」之美譽。大王子一頭俊逸金發,風度過人,在沙場上更是一名優秀的騎士,是完美的王儲。

然而,隨後出生的雙胞胎蒙葛特和蒙格卻和兄長截然不同。這對兄弟是怪異的畸形兒:渾身長有犄角,居然還有尾巴。這種怪狀被看成是可怕的詛咒,因此,蒙葛特和蒙格從小到大都被秘密關押在王城的地底下水道裡,不為外人知曉。

不過,即使身為惡兆之子,這對兄弟仍然是黃金一族的後裔,因此擁有半神的力量。後來世事變故,兩兄弟不再被囚禁於地底,各自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巨人戰爭結束後,葛孚雷王繼續長征。黃金軍從王城羅德爾出發南下,一路偏師征服西方的利耶尼亞湖區(這支軍隊與當地的卡利亞王國交戰多次,史稱兩次利耶尼亞戰爭。戰爭以聯姻與和平告終,);國王主力則繼續深入南方的寧姆格福及更遠方的啜泣半島。

由於龍王和他的風暴軍隊已經敗戰,葛孚雷王沒有花太大力氣便拿下了寧姆格福和史東威爾城堡,並將此處改造成為了黃金一族的要塞。有充足的理由推斷,葛孚雷王把史東威爾城和寧姆格福給予了葛德文王子,作為王子的家堡與封地。在後來的破碎戰爭中,逃出王城的「接肢」葛瑞克能夠享有寧姆格福與史東威爾的效忠,就是因為有身為葛德文之子的這份繼承權在。

在繼續往南的戰事中,王室軍隊又擊敗了啜泣半島的摩恩王國,將此地收歸黃金樹。不過,舊摩恩王國的一位英雄,發誓要為死去的同伴復仇; 他收集了死去同伴的劍,熔化成一柄鋒刃交錯的異形大劍,然後隻身前往摩恩城前挑戰黃金軍隊。這場一人對陣一支軍隊的戰鬥就是著名的“摩恩攻城戰”。

不過,最後這位英雄還是敗給了初代王。想必國王一定對他的勇氣心懷敬意,為此事專門立了紀念碑,而且他使用的那柄「劍骸大劍」也被收歸摩恩城,作為該城的無價之寶珍藏。

劍碑上的記載

黃金軍隊最後到達了蓋利德地區的邊境。此前我們說過,擊敗龍王后,葛孚雷王的眼睛失去了賜福,這意味著黃金律法不再給予國王恩惠與力量,而現在,跟隨他的諸戰士也被剝奪了黃金樹的賜福,成為了「褪色者(tarnished)」。

剝奪賜福乃瑪莉卡女王本人所為;不僅如此,女王還褫奪了葛孚雷的王位,將褪色的國王和他的戰士們放逐出了交界地。

“吾王啊,王的眾戰士啊,我將奪去你們的賜福。當你們的雙眸黯淡褪色,我將放逐你們於交界地之外——於交界地之外征戰、生存、死亡吧。”

乍看之下,放逐為黃金樹立下汗馬功勞的葛孚雷王,是一件很無情的事。但瑪莉卡女王不僅是女王,也是高高在上的神祇——神祇的意志無從違抗。可以肯定的是,無人能確切知曉,女王放逐褪色者的真正動機。

瑪莉卡女王只放逐了國王一人,葛德文王子仍是王座的繼承人。而忠心的“野獸宰相”瑟洛修跟隨國王一起離開了交界地。玩家開始遊戲時的過場CG顯示,葛孚雷王在離開交界地之後不久便兵敗身亡了。

被掛起來,肚子的傷口上插了把劍

不過,於放逐中死去並非這位偉大王者的結局。一度失去的賜福將在某一刻回歸,將他從死亡中復活,引導他重回交界地。

叁、黃金樹列王紀傳

據說在過去,恩惠露滴源源不絕——
那是轉瞬即逝的豐饒時代,
黃金樹因此成了信仰。 ——「恩惠露滴護符」

在黃金樹仍然繁茂,艾爾登法環完整無損的年代,黃金樹王朝在戰爭與和平中慢慢邁入了強盛期。對外,羅德爾的騎士們在黃金樹下舉劍立誓為信仰而戰,奔赴戰場,在數次戰爭中統一了交界地全境。對內,黃金樹的恩惠遍及所有生活於黃金律法治下的民眾,人們生時眼中有黃金賜福,死後便安寧地歸於黃金樹下;而神祇與半神們則免於命定之死的束縛,得以長享永生。

黃金樹立誓

確切地說,「半神」在一開始指的是被指頭選中,但尚未成為真正神祇的候選人,如瑪莉卡女王或宵色眼女王。在瑪莉卡女王成為真正的神祇之後,「半神」一詞便用於指稱女王所繁衍的子孫後代。半神們出生、成長於黃金樹下,各自繼承了瑪莉卡女王的部分神性和法環之力,因此無不是響噹噹的大人物。半神們以其高貴和魅力管領一方,各有一大批忠誠的臣屬追隨——他們將在隨後成為歷史舞台的主角。

作者:北落師門
鏈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17963071/answer/241387197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