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熱遊戲 Elden Ring 角色簡介

黃金樹繁盛期的半神與英雄們的血脈、生平事蹟,以及他們的追隨者。

1、「紅發」拉達岡

拉達岡(起初在世人眼中)是黃金樹王朝的一位非神祇血脈的人類英雄。如前文所述,在葛孚雷王征服交界地的漫長戰爭中,一支偏師被國王派去征服西方的廣闊低地湖區。與黃金樹對壘的是遠古觀星者後代建立的卡利亞(Caria)王國,這就是歷史上的「利耶尼亞戰爭」。

黃金軍隊在自亞壇高原奔流而下的安瑟爾河邊、利耶尼亞的北方邊境處迎上了卡利亞軍。這場戰役被稱為「第一次利耶尼亞戰爭」。卡利亞軍以魔法為進攻手段,黃金軍則以信仰抵禦。戰役具體經過現已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黃金軍隊贏得了最終的勝利,因為拉達岡在這場戰爭中立下了彪炳戰功,開始以紅發英雄的身份為世人所知。

禱告“黃金魔力防護”
該劍碑位於現在的彼魯姆教堂附近

拉達岡率黃金軍隊沿著利耶尼亞大道繼續往南進攻,最終在利耶尼亞湖東的結緣教堂附近與卡利亞女王「滿月」蕾娜菈的大軍遭遇,史稱「第二次利耶尼亞戰爭」。這是一場沒有勝者的戰爭,結緣教堂的米利耶修士(一隻憨態可掬的大烏龜)會告訴玩家,利耶尼亞的戰事以聯姻與和平告終。

「紅發」拉達岡大人率領黃金樹的軍隊來到此地,在戰場上邂逅了雷娜菈夫人,隨後對發起侵略戰爭一事真心懺悔,和卡利亞女王,蕾娜菈大人結為伴侶。
拉達岡大人在結緣教堂用「星星淚滴」沐浴自身,以表達對侵略戰爭的真心懺悔以及對雷娜菈夫人永誌不渝的愛。

或許是雷娜菈女王需要與黃金樹結盟來牽制卡利亞內部的異己勢力,或許是黃金軍隊沒有能力戰勝強大的滿月女王,不管怎麼樣,這場政治聯姻宣告了黃金樹與月,雙方王室的和平共存。更重要的是黃金樹王國與卡利亞王國也因此得以統一。

劍碑:第二次利耶尼亞戰爭

然而,這場聯姻帶來的影響遠不止於此。通過兩人的婚姻,月之命運得以與黃金樹的律法結合——某種意義上講,法環的破裂就在這裡埋下了伏筆。

婚後,拉達岡來到卡利亞王國的雷亞盧卡利亞魔法學院,與女王相伴同居。兩人生育了三個孩子,分別是長子拉塔恩、次子拉卡德和女兒菈妮。需要注意的是,這三個孩子(此時)只不過是英雄的後代,並非半神。因為拉達岡是人類,雷娜菈女王也只是一介凡人。

在學院居留期間,拉達岡還研習了卡利亞魔法的奧秘。有證據表明,拉達岡在學院的魔法師群體間有著很高的威望:一方面,雷亞盧卡利亞大書庫里至今仍有拉達岡的紀念雕像;另一方面,玩家在學院裡遇到的魔法教師們至今仍戴著拉達岡要求戴上的面具。

學院大書庫裡的拉達岡雕像
這副面具可以說明兩件事實,一是拉達岡與魔法老師們相從甚密;二是拉達岡有意低調行事,隱藏有關自己的信息。

然而,這段看似美滿的婚姻在“初始之王”葛孚雷被驅逐後戛然而止。驅逐了丈夫的瑪莉卡女王選中拉達岡為下一任艾爾登之王,命拉達岡從學院火速返回王城。而拉達岡居然也沒留半分情面地拋棄了雷娜菈女王,離開了學院。 (說好的永誌不渝的愛呢??)

離開學院前,拉達岡給女王留下了自己的紅狼和一枚神秘的琥珀卵(關於這個琥珀卵的性質,後面會介紹),算是一份歉禮,或是一個念想吧。

不過,對於女王的後代來說,父母的離異卻未必是一件壞事。當拉達岡成為了瑪莉卡女王的王夫,第二任艾爾登之王后,拉達岡的子女就成了瑪莉卡女王的繼子女,因而身份也從凡人擢升為半神。

從這段描述中可以得知兩件事實:一是滿月女王的子嗣並非生來就是半神;二是她的孩子們在拉達岡成為王夫之後,作為外戚,擢升為了半神。

王夫時期的拉達岡也與瑪莉卡女王育有一對子女,他們就是「蒙受天賜的孿生子」,米凱拉和瑪蓮尼亞。黑刀之夜後,王夫拉達岡與瑪莉卡女王雙雙隱匿無踪

關於拉達岡,我們能說什麼呢?首先毫無疑問,拉達岡是黃金律法的堅定信仰者與支持者,無論是早年為黃金樹的征戰,還是回到王城後向修士學習禱告,進而學問精進,將黃金律法的核心內容總結為「黃金律法基本主義」,都體現了他派系的正統(甚至連瑪莉卡女王本人都曾罵他是“黃金律法的走狗”)

接下來是所有人都特別關心的問題:拉達岡與瑪莉卡是同一人?這個匪夷所思的結論是後破碎戰爭時期的「金面具」修士研究出來的,而博學如金面具本人在剛推導出這個結論時,也完全難以置信。可見在此之前,沒有人會瘋到懷疑拉達岡的身份——拉達岡在學院與雷娜菈相守的同時,瑪莉卡在王城與葛孚雷生了好幾個子女;而拉達岡和瑪莉卡的結婚典禮上,兩人也必定是同屏出現的。

所以顯而易見的結論是:瑪莉卡和拉達岡在大部分時期絕非共享同一個身體,且兩人的人格也是獨立分開的。這一點有遊戲文本的直接證據支持:

噢,拉達岡啊,黃金律法的忠犬啊。 你還不是我,還不是神祇。 ——女王閨閣·瑪莉卡箴言

但是另一方面,拉達岡又無疑產生自瑪莉卡女王。其一,拉達岡在學院期間要求學院教師們嚴守口風,是為了避免自己能掌控黃金律法之力的秘密洩露出去;其二,拉達岡對黃金律法的信念和造詣甚至超過了瑪莉卡女王本人,這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所以合理的推斷是,拉達岡在黃金樹早期的某個時間點從女王之中不為人知地脫離了出來,分化為具有獨立肉身和人格的凡人;在兩人成為夫妻之後的某個時間點,拉達岡又回歸到了女王之中。

這一結論不是臆想,有兩個關鍵證據支撐的:

一、拉達岡與瑪莉卡的子女在血統上是半神,而不是神祇;說明拉達岡是一個凡人,他與瑪莉卡女王的結合是凡人與神祇的結合,而不是普遍誤解的神祇與神祇的結合

二、兩人的女兒瑪蓮尼亞的身上同樣出現了「分化」的現象:蓋利德之戰後,瑪蓮尼亞出現了四個會死的凡人分身,且都具有獨立的人格(如米莉森);

所以拉達岡和瑪莉卡,兩人確實是同一人,只不過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同一,乃至於無人能一窺真相。否則,博學的金面具就不會為了這件事的真相想破腦袋了。

2、「滿月」蕾娜菈女王

「滿月」蕾娜菈是交界地東方卡利亞王國的女王、雷亞盧卡利亞魔法學院的領導者,一位偉大的魔法師,精通輝石魔法與月亮魔法。在利耶尼亞戰爭後,雷娜菈與「紅發」拉達岡聯姻,使卡利亞王國在和平併入黃金樹王朝版圖的同時,自身得以完整保留。

卡利亞王國的居民是觀星者的後代。觀星者是遠古時期生活在北方巨人雪山上的一支民族,如今的雪山上還能夠找到他們居留地的廢墟。據說在那時,觀星者與火焰巨人比鄰而居,且關係很好。兩族還曾共同打造了一把作為友誼象徵的寶劍——「夜與火之劍」。這具寶物現在仍收藏於卡利亞王宮內。

觀星者們和永恆之城的居民信仰的是同一片夜空,同樣的星和月。觀星者們在雪山之巔上仰望夜空,相信那神秘的星與月裡有著一切的起源。或許他們真的窺探到了夜空中的起源,又或許是那夜空中的命運有意為之,在遠古的某一時刻,天上向觀星者們降下了星星的雨——此為觀星者魔法的起源。

那些降臨人間的星星被魔法師稱為“輝石”,輝石有藍、綠、紫等各個顏色,夜裡會發出幽光。輝石蘊藏著夜空的力量,是施展魔法必不可少的觸媒(當然,某些異端神祇的魔法可以不以輝石為媒介)。

後來,觀星者的後裔們移居到了利耶尼亞湖區,他們中已經有很多人會使用輝石魔法,其中最熱心於探討這門學問的一群魔法師在利耶尼亞湖中央的島上建立了大型學堂——雷亞盧卡利亞魔法學院。

起源魔法「創星雨」

除了雷卡盧卡利亞學院之外,利耶尼亞的土地上還生活另一支觀星者的後代們,即卡利亞一族(雷娜菈本人就是卡利亞的族長)。卡利亞一族的居住地在利耶尼亞西北,他們也是優秀的魔法師,但與學院魔法師不同,卡利亞對魔法師和戰士平等相待,其自身的魔法也迅捷飄逸,類似騎士的劍術。

卡利亞王室的紋章:法杖與劍,說明兩者俱為其倚仗

在卡利亞,魔法與劍的結合還產生了一支精英部隊:卡利亞騎士。這些魔法騎士直屬於卡利亞王室麾下,人數稀少,從未超過20人,但個個是萬夫莫當的英雄。

卡利亚骑士所用的长剑

观星者后代的状况,自古以来便大致如此——直到「满月」蕾娜菈的出现。

根据史料记载,蕾娜菈年轻时曾是一位传统的研究星星-辉石魔法的魔法师。在「追赶星星」的旅途中,雷娜菈遇见了一轮神秘的「月亮」,因此学会了奇特又强大的「月」之魔法。

有著女王傳說的護符

遠古觀星者們堅信夜空裡有著「命運」,那麼毫無疑問,此時是「命運」降臨到少女雷娜菈身上,賦予了她力量。 (此時黃金律法尚未建立)

在黃金律法建立起來之後,夜空就被封印了,信仰夜晚與星月的人們抬頭仰望,再也找不到「命運」

有理由認為,既然觀星者與永恆之民們仰望的是同一片天空,他們信奉的也都是夜空、繁星與月亮,那麼兩個族群所信仰的神祇實際上是同一個。我們暫且把這個神祇叫作「群星」,祂給出了夜空中的「命運」,也是蕾娜菈滿月魔法的賦予者。那麼祂的目的呢?後來的歷史自會揭曉。

此後,「滿月」蕾娜菈成為英雄,以強大的月之魔法征服了學院,成為學院的領導者,並率卡利亞騎士征戰四方,統一了利耶尼亞,加冕為卡利亞王朝的滿月女王。

魔法:雷娜菈的滿月

後來發生之事,讀者都已經知道了:戰爭、結緣、生育子嗣,再到被丈夫「紅發」拉達岡拋棄。在被丈夫拋棄之後,雷娜菈就“失去了自己的心”——其實就是悲痛過度,精神失常了。

精神失常的女王再無力管治住王國內部的異己勢力,此前被女王征服的魔法學院最先“認識到雷娜菈已不再是英雄”,於是起兵反叛,圍困了西北方的卡利亞王室領地,並將居留在學院的女王本人囚禁在學院大書庫裡。

到了後破碎戰爭時期,也就是遊戲流程開始的時間點,玩家在進入雷亞盧卡利亞大書庫後,會發現英華不再的雷娜菈女王徒勞地試圖用琥珀卵讓她的“孩子”重新誕生。而擊敗雷娜菈女王后,玩家可以從琥珀卵裡獲得一個“無緣誕生者”的大盧恩。

普遍的誤解是,拉達岡在拋棄妻子之前把藏有這個大盧恩的琥珀卵留給了雷娜菈。但仔細考察就可以知道,這種情形根本不可能發生。所謂大盧恩,指的是艾爾登法環的碎片,然而拉達岡留下琥珀卵一事發生在破碎戰爭之前,彼時法環仍然完好,拉達岡手裡怎麼可能有法環的碎片呢?再說,雷娜菈是一介凡人,在沒有神授的情況下,根本使用不了大盧恩的力量,拉達岡不可能不清楚這點。因此拉達岡既無動機、也無可能給出琥珀卵裡的大盧恩。

即使是npc「百智爵士」提供給玩家的情報裡,也只是說琥珀卵裡“藏有”大盧恩,並未提到這個大盧恩是拉達岡給予的。

那麼這個大盧恩從何而來呢?遊戲其實給出了非常明顯的暗示:

“我以魔女菈妮之名宣告:勿侵擾母親的如妮酣眠。”

在遊戲中,無緣誕生者的大盧恩是唯一一個不能經由神授而激活的大盧恩,而所有神授塔中唯一一個不能激活大盧恩的神授塔恰恰是屬於菈妮的利耶妮亞神授塔;且根據百智爵士的情報,菈妮在破碎戰爭中拋棄了自己的大盧恩,而重要如大盧恩這樣的寶物絕不會憑空消失。

那麼答案已經很明顯了:“無緣誕生者“的大盧恩就是菈妮的大盧恩。

在「黑刀之夜」中,公主菈妮的肉身被謀殺,成為兩位半神死者中的其中之一。但菈妮的靈魂並沒有死,她是通過謀殺自己肉身的方式來反抗黃金律法,因而也勢必要拋棄自己作為黃金律法一部分的大盧恩。

菈妮知道自己的母親此時被敵人囚禁,深陷險境,朝不保夕,而雷娜菈又無時不刻都抱著丈夫留下來的遺物琥珀卵,追想過往。因此她把自己的大盧恩悄悄放到了琥珀卵裡,利用大盧恩的力量隨時貼身保護母親的安全。

boss戰中第一階段過場,琥珀卵裡冒出了魔法的黑影,說明二階段與玩家戰鬥的力量不是來自於雷娜菈(精神失常的女王實際上已經沒多少抵抗能力了),而是來自琥珀卵內的大盧恩

然而母親雷娜菈不詳內情,只知女兒死於了黑刀之夜,本來精神已經失常的女王再聞一重噩耗,深深悲痛的她於是試圖用自己前半生所學的魔法技藝復生女兒,於是就有了玩家見到了雷娜菈不斷念叨著“要讓她的孩子重新誕生”的場景。

可惜的是,女王的努力注定徒勞無功,因為她只是一介凡人,使用不了女兒的大盧恩,因而她製造出來的孩子都是「不完整的」、短命、脆弱的。

卡利亞女王、雷亞盧卡利亞學院的領導者、偉大的「滿月」魔法師雷娜菈的故事就此落下帷幕。不過,在她多重悲劇的結局中,至少有一點是值得慶幸的:她不是半神,只是一介凡人,因而避免了被褪色者討伐、死於非命的命運。

故事的最後,她還一直抱著丈夫留下的琥珀卵,雖然落寞,但周全無事。這也算老賊在劇情上給的為數不多的憐憫了。

一代傳奇落幕

3、「黃金」葛德文王子

「黃金」葛德文是瑪莉卡與初代艾爾登之王葛孚雷所生之長子,也(本應)是黃金樹王朝的繼承人。葛德文因一頭俊逸金發而得名「黃金」,事實上,他也確實是一位如同黃金般高貴的王子。

葛德文出生得很早,在王朝草創初期的諸多戰爭中,已經有他馳騁沙場的身影。如前文所述,葛德文的父親葛孚雷王發動了「長征之戰」,幾乎打遍了交界地全境,因而樹敵無數。其中,古龍一族就與黃金樹發生過多次戰爭,比如北方的巨人戰爭;而兩族的另一次大規模戰爭發生在王城,數頭「龍王」的後代挾著雷電與風暴突襲王城羅德爾,因此得名「古龍戰爭」。

據說,當眾古龍中最大的一條「大古龍」古蘭桑克斯來襲時,羅德爾的兩道城牆皆被攻破,古龍突入了內城區。此時葛孚雷在外征戰,領導軍隊保護王城的職責便落到了年輕的葛德文身上。

戰爭的具體經過現已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英勇的大王子統率下,「大古龍」古蘭桑克斯被殺死,其屍體至今仍高高矗立於王城中(古龍的身體皆為石質,因此死去即等於化為石像)。

已死大古龍的巨像

於是眾古龍的進攻被擊退,王城得以保全。在王城外原野上的最後一戰中,葛德文王子一對一對抗古龍弗爾桑克斯。那場戰鬥激烈到了什麼程度呢,即使過了無數年月,現如今兩人交戰的古戰場上,仍不時有閃電落下。

劍碑:古龍戰爭

最後,黃金王子戰勝了弗爾桑克斯,結束了戰爭。更神奇的是,葛德文居然還贏得了弗爾桑克斯的友誼,兩族從此化敵為友。

此後,弗爾桑克斯和他的姐姐蘭斯桑克斯便不時造訪王城,甚至教導王城騎士們掌控雷電之力。民眾在王城的原野上建造神廟,迎接古龍的到來,羅德爾城的古龍信仰就是從此發源。現在守衛王城的諸騎士又自稱「古龍騎士」,便是蒙了古龍教導的緣故。

化作人形與騎士互動的蘭斯桑克斯——可愛的白龍娘?

葛德文與人類妻子育有兩個兒子:葛瑞克和葛孚亞。然而這對王孫或許是因為神祇血脈稀薄的緣故,生來力量弱小,與父親並不相像。

葛德文王子因諸多英雄事蹟,在王國內聲望極高,有眾多親密的好友和忠誠的追隨者。比如神人米凱拉與兄長的關係就很好。在葛德文被害後,米凱拉還不遺餘力地在交界地建造了大量的「漫步靈廟」,試圖以某種方法挽回葛德文的生命;而侍奉葛德文的騎士們在認可米凱拉的複活計劃後,更是沒有一絲猶豫地砍斷自己的頭顱,跟隨主君赴死,成為漫步靈廟的諸守衛。葛德文的個人魅力由此可見一斑。

葛德文既繼承了父親葛孚雷的英勇,又繼承了母親神祇般的高貴,如果他能繼承王位,在他治下,王國彷彿一定會迎來百年的盛世。然而,完美的王子在黑刀之夜中死去,黃金樹王朝的盛世也隨之逝去。

4、「惡兆雙生子」蒙葛特 與 蒙格

蒙葛特
蒙格

蒙葛特與蒙格為瑪莉卡女王與葛孚雷所生之雙胞胎,亦為黃金樹王室的次子、三子。兩位王子本應是皇室貴冑,但是,他們的誕生因為「惡兆」之態,成了王室多年盡力掩蓋的一樁醜聞。

如前文所述,「生命熔爐」是黃金樹在初始時期的形態。正如鐵匠的熔爐吞進混雜礦石、在高溫中熔融鐵與碳,最後煉出閃亮的精鋼一樣,「生命熔爐」的作用是吸收前黃金樹時代的、彼此矛盾衝突的、有著雜多形式的生命們,使之在黃金樹中彼此交融、同質化(統歸於一套規則支配),最後產出一套和諧共存、生老歸樹的生命系統——即黃金律法。

因此,在黃金樹尚未入鼎盛期,黃金律法尚未完全建成前,遠古時期各種生物形態的混雜便成為必然——這一混雜現像被稱作「熔爐百相」——比如熔爐騎士能變化出角、尾、喉囊、翅膀,就是熔爐百相的緣故。在那個時代,熔爐百相被視作福兆,是黃金樹顯聖的體現。

當熔爐時代結束,全境一統、黃金樹長成,原本雜亂無章的生物們都已自熔爐中重生,獲得了律法指定的各種樣態,此時,熔爐百相便不再受到歡迎,因為這意味著律法系統的殘缺與無力,乃是黃金樹信仰的醜聞。

這一丑聞不能杜絕:混種現像在黃金樹繁榮時期仍時有出現。於是從前的福兆改了名字,稱為「惡兆」,被看作受詛咒、玷污的結果;而以惡兆樣貌出生的孩子就被稱為「惡兆之子」——等待他們的命運是被大人切斷身上的角、鱗、尾等“畸形”,丟棄在城市的下水道裡。絕大多數的孩子會因此喪命,而即使他們存活了下來,長大以後也會被激進的「惡兆獵人」組織追殺。

道具:惡兆幼子像

蒙葛特與蒙格就是這樣一對誕生自王家的「惡兆之子」。兩人皆生有犄角、獠牙,哥哥蒙葛特長了尾巴,弟弟蒙格則長了翅膀。如果這對受詛咒般模樣王子的存在若傳出去,將會是黃金樹王室的一樁大醜聞,也會嚴重動搖民眾對黃金樹的信仰。因此,兩兄弟作為王室成員,雖然沒有被活生生切掉硬角,但自出生起便被秘密囚禁於王城的下水道裡,打上囚具,嚴加看管。

用來囚禁蒙格的魔力囚具

兩位王子就這樣在不見天日的地底長大。相比於一般的惡兆之子,蒙葛特與蒙格還多了一項特殊的天賦:「詛咒之血」。即使受到詛咒,兩人終究是半神,繼承了母親瑪莉卡的一部分力量(儘管這力量受到玷污)。因此,兩人的血液中都含有著特殊而扭曲、陰暗的魔力。

不同的是,蒙葛特親近黃金樹,厭惡並封印了自己的咒血,但他的弟弟蒙格最終卻變成了深愛自己玷污之血的異端。

蒙葛特與蒙格在王朝和平期被囚禁於地底,並無事蹟可為,亦無任何追隨者。但是,在隨後到來的變故與戰爭中,王城群龍無首,兩位惡兆王子將扮演關鍵的角色——這將在後文中詳細介紹。

6、 「碎星」拉塔恩將軍

拉塔恩是「紅發」拉達岡與雷娜菈女王所生之長子。他是一位著名的英雄,有著眾多名號:卡利亞王子、紅獅子軍團首席騎士、瑟利亞之盾、“碎星”英雄、紅獅子城領主。在法環破碎後,拉塔恩掌握一枚大盧恩,被譽為破碎戰爭中的最強半神

拉塔恩出生於第一任艾爾登之王的在任期,繼承了父親拉達岡的紅發。年幼的拉塔恩早早表現出了對征戰沙場、吹角連營的嚮往。不過,雖然他對自己是英雄後代而感到自豪,但他最崇拜的偶像乃是葛孚雷王以及他的“野獸宰相”瑟洛修,勝過他的父親。

長大後的拉塔恩即使並非黃金一族的成員,但仍選擇了紅藍底的怒吼雄獅作為自己和麾下軍隊的紋章,可見他對葛孚雷的崇拜之情;他本人的鎧甲亦是以紅發雄獅的形像打造而成。

紅獅子城的獅旗
“我是英雄之子,也是戰王的獅子!”——拉塔恩頭盔

據說,年少時期的拉塔恩非常喜歡他的坐騎——一匹瘦馬。但是這匹瘦馬太過無力,難以承載拉塔恩的重量,更別提載著他馳騁沙場了。

為了同他心愛的小馬在一起,拉塔恩選擇了前往蓋利德地區的瑟利亞鎮學習重力魔法。瑟利亞鎮的居民大多是永恆之城的後代,不過,拉塔恩追隨的老師——神秘的石膚白王卻並非永恆之城的居民;據說他們那一族在黃金樹建立很久以前,從天外隨著隕石到來。

拉塔恩的老師——石膚白王

在拉塔恩於瑟利亞修習魔法期間,蓋利德發生了一場大難:成群的隕星突然從天空中墜落,墜落地在蓋利德的南海岸。從隕石中,某種神秘的生命體誕生,且帶來了戰亂與毀滅。拉塔恩挺身而出,一人面對入侵的敵人。這便是歷史上的「碎星戰爭」。

武器「鐵隕石刀」的描述中提到了星星墜落、討伐從隕石誕生的生命,可以推定此刀即為抵禦群星入侵而打造。其鐵隕石刀身和自帶的重力戰技更暗示了打造者乃是石膚白王一族。

關於引發這場隕星入侵的源頭,遊戲中並沒有明確記載。不過,我們仍可以從一些不起眼的蛛絲馬跡中嗅探到背後的線索。在瑟利亞鎮鎮前的塔樓裡,玩家可以獲得一個名為「亙古黑暗」的法術。從描述裡我們可以知道該法術不僅是瑟利亞人的秘密,同時更來自於遠古時期的永恆之城,且這個法術(至少部分地)導致了永恆之城的毀滅。

魔法:亙古黑暗

我們已經在前面介紹了永恆之城的叛逆與淪亡,現在,該異端之城的魔法傳到了他們的後代——瑟利亞人的手裡;並且結合該魔法的內容——強大的吸引效果以及群星的降臨來看,我們可以大致推測出這場戰爭的起因:

「亙古黑暗」乃是永恆之民向夜空禱告,吸引群星到來毀滅異端的秘法,無上意志因這項召喚外神的禁術以及製造獵殺指頭刀等罪行對永恆之城降下了神罰。永恆之城殘存的後裔瑟利亞鎮之民同樣密謀對抗無上意志,因此秘密施放了這項禁術,吸引了群星到來。

在保護蓋利德與瑟利亞的戰鬥中,年輕的拉塔恩以重力魔法力挽狂瀾,在這場孤身一人的奮戰中贏得了勝利。他不僅徹底粉碎了墜落的群星與其中的外星生命,還將入侵者趕回了宇宙,並以肉身封印了群星的流轉,防止其再次入侵。

“老師啊,感激不盡。如今的我,就能挑戰星星。”——魔法「碎星」

因為擊敗並封印了群星,拉塔恩從此被稱為“碎星”。此役之後,或許是因為立下了保土安民、擊退外敵的功績,拉塔恩贏得了蓋利德地區的效忠,建立了紅獅子軍團,並在蓋利德的東南海邊修建了自己的居城——紅獅子城。

紅獅子城遠眺

到黃金樹繁盛時代的末期,拉塔恩將軍已成為管領一方的大領主,武藝無人能敵,旗下從者如雲。然而無人能料想到,他所一度捨命護下的土地蓋利德,連同他自己,都將在日後迎來無比慘烈的命運。

7、 拉卡德司法官

拉卡德為拉達岡與雷娜菈之次子,格密爾火山官邸的主人;在黑刀之夜前擔任王國的司法長官,以野心蓬勃著稱。

拉卡德的野心源於對半神命運的不滿。在王城外某處古戰場上,銘刻著這麼一段瑪莉卡女王的箴言:

“半神啊,我可愛的孩子啊。
你們能成為任何存在——能成為王者,也能當上神祇。
但是當你們沒有成為任一存在,就會被拋棄……並且,成為祭品。”

這段箴言暗示了半神誕生的目的:在未來的某一時刻,成為下一代的律法神祇,或者下一任艾爾登之王。競爭中的失敗者將會被殺死並獻祭,其分有的神祇之力將被勝出者佔有——一句話,弱肉強食。

拉卡德不願意成為任由黃金律法擺佈的棋子,因此暗生褻瀆之意。至於他到底是何時徹底唾棄黃金樹的,我們已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拉卡德提前做了漫長秘密的謀劃。

此時黃金樹處於鼎盛期,根基遍布交界地全境,統御著天下生命的生養休息——拉卡德要走這條謀大逆的褻瀆之路,談何容易。於是,在自己的領地格密爾火山,拉卡德一方面召集眾拷問官,對秘密抓捕的黃金樹擁護者嚴刑折磨至死;另一方面,派人製造了大批名為「擄人處女人偶」的戰爭機械、機器士兵與噴火戰車、捕來原本生活於利耶利亞地區且不受賜福的白金之子一族作奴隸,以此取代受黃金樹賜福而不能信任的普通人。他甚至還招安了一些宵色眼女王的殘留餘部(神皮使徒)和痴迷於女王黑焰而墮落的黑焰習武修士,以為己用。一句話,全交界地仍活躍的反賊,幾乎都被吸引到了格密爾火山。

火山官邸近景

破碎戰爭爆發之後,拉卡德公開舉起叛旗,反抗黃金樹。為了在戰爭中取得優勢,拉卡德開始尋求非人的力量。他把目標瞄準了格密爾火山口中的巨蛇,遠古時代,這隻巨蛇因不會死去而被當成神明頂禮膜拜。為了獲得大蛇的不死與不停吞噬變強的能力,他自願將自己連同自己的大盧恩交由這隻大蛇吞噬,於是變成了一頭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被大蛇吞噬後,拉卡德完全喪失了從前為一方霸王的雄心壯志,淪為只知卑賤貪欲的獸類。從前追隨他踏上褻瀆之路的人類騎士們出於騎士的榮譽感,不再願意侍奉拉卡德,甚至轉過頭來反抗火山官邸,尋找狩獵大蛇的武器要殺死墮落的主君。他們很快遭到了殘酷的鎮壓,最終,火山官邸一個正常人都沒有了。

直到褪色者崛起的時期,火山官邸與王城羅德爾的戰事仍在延續,這場漫長、殘忍、充滿瘋狂的拉鋸戰已經成為雙方參戰者的噩夢,許多士兵甚至因此發狂而染上了癲火病。

劍碑:火山官邸攻防戰

不過,不管怎麼說,拉卡德在他褻瀆、叛逆、殘酷的一生中,至少做了一件好事:生下了一位心地善良的女兒。

前有可爱

8、 「月之公主」菈妮

作者:北落师门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17963071/answer/241387197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